結婚多年後,早已對先生感到厭倦。

甚至討厭孩子們所帶來毫無自由的生活,柴米油鹽所淹沒的日復一日,那早已不再想起的激情。

想再次覺得自己性感,想再次感受身體內的炙熱,體內渴望被撫摸的慾望,慢慢的侵蝕著我。

想一嚐那肉體所帶來的歡愉,想重溫那激情下的喘息,交熾的溫度。

我不敢正視自己的慾望,我想要....男人

 

匿名發文是為了保護自己及婚姻,而這段往事,是我對自己的一種坦誠,所有的人事物及時間都屬實。

 

 

這一切都從2015年的春天開始。


約了好姐妹在Brown Sugar喝點酒。幾杯下肚後,她神智不清地在我耳邊呢喃說,在ashleymadison.com找了個男人,說什麼這網站專攻已婚人士,上面的男人不是多金、帥,就是體格優質,幸運的話,還有不少健壯可口的小鮮肉...女大男小,早已在這時代慢慢發酵,心裏的慾望也早已蠢蠢欲動。

 

「在網站上,不必擔心身份外洩。」好友一副沾沾自喜地說道。

接著,好友就把Iphone拿出來炫耀男人的照片,英俊瀟灑、笑容迷人、一副gentlemen的模樣。她說,第一次約會結束後,他們倆一步出酒吧,男人便緊緊摟住她的腰,激情吻別。
 

 

已經多年未嚐得的激情....不禁感到羨慕,也感受到身體的騷動....

年過38歲的我,還不願面對變成輕熟女的身份。平時努力上健身房,勤瘦身、保持身材,偶爾也去醫美保養。生了兩個孩子,還常在路上被誤認成學生呢!先生與我很早婚,大學還是新鮮人的時候就交往到畢業,20出頭,便結了婚生了孩子。新婚的時候,我們相愛扶持,性生活也非常滿足。


隨著時間過去,從每週3次減少到1次,現在更別提了;可預測的做愛模式,我已早感到厭倦,過程更是乏味可陳。

好友透露秘密後的幾個月的週末,孩子與先生正在客廳收看Netflix最新影集,而我因為剛換了在信義區的新工作,忙著確認下個月出席Event的邀請名單。 好不容易,一一確認邀請名單,E-mail給助理後,我坐在床上喝著紅酒,注視著筆電螢幕,好奇心驅使下,我來到了Ashley Madison 的網頁。

 

「我想要性愛。」

 

網站上,看似位在台北的已婚男子並不少。

在查看別人的檔案前,使用者必需先註冊自己的檔案。

 

“喜歡聰明,風趣,成熟的男士,追求真誠的交流”我這樣寫道。想了想,我渴望的男人,外在也不能遜色;於是,我添加了幾句:“年齡40以上,身材高壯,迷人,性吸引力強。”

勾選喜好類型後,接著上傳自己在晚會穿著小露酥胸的黑色小洋裝照片,以及在墾丁海灘穿著比基尼的照片。為表達內心的情慾,特別上傳了一張自己在閨房內,穿著薄紗,長髮披肩,豐唇,衣衫略為不整,顯露出豐滿渾圓胸部的照片。

我小心翼翼地挑選出無法辨識出地點、身分的照片,並設定為隱藏;只有connect後,得到授權密碼,才能一窺芳澤。整個星期,各種訊息淹沒了收件夾。多數是男人勃起約砲的照片,更糟的是,還有不小心曝露妻兒的男人。

「真是不小心阿!」我心想。

形形色色的男人,從27歲的小夥子到60幾歲熟男都有。這讓我再次感到自己的魅力,再次感到被渴望的感覺。其中搭訕我的不乏一些背景有趣的男人:頂尖外科醫生,財經首要,甚至是遠從法國來的生意人。

 

台北很小,不可避免遇上些熟面孔。每收到他們的信息時,都讓我感到無比吃驚。
 

“我是某某企業總裁,為了不傷害家人,我只能安排白天見面,妳不必擔心,因為我會負擔所有費用” “我是個性觀念開放的人,只不弄疼妳,絕對會讓妳舒服且難以忘懷。希望能得到妳的回覆”。夜深人靜時,讀著渴望交炙的訊息,讓我在回覆與否之間,徘徊不止。但一想到是熟識就只好作罷,沉浸在渴望的自由幻想裡,身體像是被點燃一般,心裡的飢渴,渴望著被撫慰的心靈及肉體....

 

在先生及孩子入睡後,讀著一封封挑逗慾望,似乎也挑逗著下體的邀約,幻想著被強壓著炙熱的性愛。 每天我會花1小時在網站上,沉浸於自己最原始,自由的慾望裡,一一回覆郵件後,並仔細地清除瀏覽紀錄。

 

第一次,與從事房地產的他約在星期三的午後, 跟老闆說了要去牙醫復診,趁著空檔約在他公司附近的酒吧。內心忐忑著他是否會出現?初次赴約是不是就能滿足我內心的想像?結果,出現的人比照片看來老上十來歲左右。幾杯酒後,他居然說他愛上我了!當下我真是被嚇壞了,他緊抓著我的手,我知道這不是我要的,而且感覺到他迫切飢渴。我輕聲的在他耳邊告知他,我們不合適,之後便迅速離去。

第二次赴約,建築師,看似很緊張,不停地低頭檢查手機,可能背著人出來吧。低頭族,完全無法直視我的雙眼,也無法暢談聊天,之後也就不了了之。再後來的那次,一位年輕記者,相約在敦化北路邊的星巴克,他小我7歲,帥氣迷人,騎著重型機車,體格壯碩的年輕人,看起來很可口。約會結束後,我們輕輕的接吻,表示下次再約,但卻神隱不見蹤影。

經歷6次失望的約會後,我遇見在東區執業的醫生。本人看起來比實際54歲年輕多了,高大壯碩,烏黑秀髮,五官立體還有寬大厚實的肩膀。網站上的照片,放的是在旅遊歐洲的樣子,照片中的他笑容燦爛。我一看到就對他著迷了。約了在Ruth Chris吃牛排晚餐。當時,正是炎炎夏日,出門前,我煩惱著該怎麼打扮,怎麼在他面前小露性感又不失初次見面的優雅。想著想著,我的身體也跟著熱了起來。一回神,發現時間逼近,我連忙套上了那件Prada的緊身裙後,急忙出門。
 

 

在計程車上,我輕輕地將上衣紐釦解開。


踏入餐廳後,一眼就認出坐在角落的他。而他,一見到我便站起身來親吻我的臉頰。接下來的三小時,我們飲酒暢談,再散步到東區,一路走到了市政府站。我們尋找隱秘之處來結束這一美好的夜晚。
 

最後在無人的暗巷裏激情熱吻。

我解開他襯衫紐釦,而他的手順勢從我的裙子下,撫摸著我的雙腿之間,慢慢地伸進內褲。我輕輕地靠在他肩上喘息,我很舒服。


聽見路人靠近的聲音,我倆便馬上從激情中分開。接著,他溫柔地送我上車,然後約好在他跟老婆從加勒比海度假完畢後再續。


在他度假期間,我們仍持續聯絡,暢談生活點滴、自己理想與期待。我們約好他回來後幾天見面,在一個炎熱的八月下午,在從新光三越A8享用午餐後便散步到無人的公園。夏日的暑氣,走在公園裡熱得我倆滿身是汗,於是就近找了間旅館開了房間。

親吻與愛撫後,我把他的褲子脫了,卻見他雄風不振。他難為情地立刻穿上褲子,低頭不語。氣氛瞬間有些尷尬,我識相地穿上衣服,兩人有默契地一前一後離開。返家途中,我感到不安且困惑。

「或許是太熱了,注意力無法集中吧!」

「或許是我剛輕輕地咬了他嘴唇,他不喜歡?」我心裡這樣猜想。


隔日,他發了信息給我表示緊張害羞加上環境因素所致,建議下次要好一點的床。一週後,他預定了君悅酒店。



約好在晚餐前見面,索性我帶上一點零食與酒,或許微醺能讓雙方都放鬆下來。想著想著,情慾高漲的我,迫不急待的在車上發了簡訊騙他說我已經到了。 想讓他感受我的身體,以及他即將擁有我、霸佔我。

進到Lobby電梯裏,想到了先生正在廚房下廚準備晚餐給孩子們。他們不知道這一切,不知道我正要去與陌生的男人上床,他們只知道我與舊同事約了晚餐小酌。我有大概4小時的時間來解放自己的慾望,然後飛奔回家。

 

把繁亂的思緒拋開,我輕敲房門。醫生熱情地環抱我,緊緊地摟住我腰後激吻。



多麼希望我能告訴你,這是這麼久以來最酥麻以及激情狂野的性愛。


再次的,他無法勃起。

幾個小時後,我們躺在床上凝視彼此, 我依靠他的肩,他的手指撫摸著我的手臂。
「我們彼此有好感,但或許就性方面無法契合。」 他用了醫生的臨床口吻解釋。我問他是什麼讓他煩心,他承認對太太感到虧欠,他,感到內疚。

 

「或許是我的年齡問題」他說。

原本考慮問他為何不用小藥丸,看著他這麼內疚,我也不想再往他傷口灑鹽而作罷。我起身更衣,面對熟悉的尷尬寂靜而離去。

 

 

 

 

回家路上,旅館房間的畫面不斷地在我腦海中閃爍。我也內疚了。
 

「我到底在幹嘛啊?」

與初次見面的人相約在酒店赤裸相見,要是東窗事發了,老公會要求離婚嗎?我可能會變得一無所有,婚姻,家人,房子,甚至是孩子!到家後,所幸先生出門遛狗,我連忙衝進去浴室沖澡冷靜自己。


 


兩天過後,我在收件夾裡看見來自醫生的訊息。「如果我們能心平氣和的專注著對方,沒有阻礙或許我們的性愛可以成功」 他這樣寫道。他不想就此結束,我也有同感,就算這麼尷尬的遭遇,我還是對他留戀了。

 

同意再次相見,他約我在The W酒店,九月初旬的週六下午。

結局卻仍然相同。


 

揮手道別後,彼此心裡有數。

在最後一封信裡,他很抱歉地說自己無法勃起,鼓勵我嘗試尋找別人。我回覆:「花了一年試著冒險,或許不適合我。」不會有下次了,我告訴他我決定安分地過日子。

 



一星期後,我關閉了Ashley Madison 帳號。最後一次登入,再看了一次醫生的檔案,更堅定了自己的決定。

 

 

秋末的週六晚間,見了好友酒吧暢飲,好久沒這樣像年輕時的約會姊妹話題,我把我與醫生失敗的經驗、不滿的全都告訴好友。而她那段婚外情,在無數的爽約及與謊言中結束。


為期3個月。

 

最後發現,其實仍有許多男女在Ashley Madison 裡遇到了很棒的性伴侶,也有很多像我一樣,試過了覺得還是現在的伴侶最合適。

建議所有欲求不滿或對現狀不滿的人都可以試試,不為了短暫的激情浪漫,也可為了對現狀感到更滿足而嘗試。


兩者皆是好理由!

 

 

***更新2018***

已經過了一段時間,轉眼就2017年了, 我想要更新一些事情。

 

2016年年底,我的先生承認,他在上海有女人,事情始於他出差的時候。它幾乎結束了我們的關係。然而,為了我們的家庭,我們決定留在一起,因為我們承認我們仍然相愛。事發過後,我回娘家住了一個月,而他繼續出差工作。

在新年前夕,姐妹看我心情煩悶,約了出去慶祝喝酒。我們約了在Woobar碰面,在熟悉的Lobby口,喚起了我前一次的回憶,並深深地觸動了一些東西。 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。 幾杯酒後,我看著朋友與男友們的景象,讓我想起當初愛上老公的回憶,卻帶來了一種苦澀的感覺。相反的,也想起第一次嘗試Ashley Madison時得到的興奮感覺。

晚上11點,我重新登入了帳戶(他們不會自動刪除,除非你要求)。並與3個帥哥調情。

其中與一位台北過年的意大利小伙子。家人是台灣人,在米蘭長大。我們分享了一些私密圖片,也計劃第二天見面 。 我們沿著淡水河走了很長時間,邊走邊聊天。最後我們找了個地方休息。我沒有感到內疚,特別是知道先生在上海做什麼。

 

「我感到自由。」

 

我已經將Ashley Madison帳戶升級為付費帳戶,我認為這是應該得到的自由。這對我來說也很好,因為我只在感到特別孤獨時登入,每月幾次。

 

購買點數來認識人,點數也可以持續用一段時間。這種類型的“關係”並不適合每個人。我不認為所有的夫妻都應該嘗試,但我認為這對於特定情況是有用的,如果兩個人都同意,實際上可以幫助延伸關係。這個網站獲得了不好的聲譽及評價,但它並非如此,它只是一個工具,端看使用者用在好的或壞的方面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ashleymadison的部落格

ashleymadison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ashleymadisontai
  • 其實我有時候會看看有沒有新的男人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攝影旅人
  • 我也在那邊遇到不錯的女人!有機會可以彼此認識!
  • Orpheus
  • Let's chat to see if we are good for each other
  • 訪客Orpheus
  • And I agree with you, am is not a bad website, it just depends on how people use it
  • 悄悄話
  • 訪客
  • 我在上面陸續玩了四年
    跟幾個女人見過面
    全部都是很棒的
    層次水準都很優
    不過……
    都不長久
    女方往往都只是一時好奇而已
    玩了一次
    就有內疚感
    就會溫柔的say goodbye